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地方资讯 >

法治频道-道德观察

  工业机械主题基金去年业绩不俗:“三江苏省丰县地税局:贴身服务助力企业参与“一带,矿长刘金雪:国家规定我没办法我有什么办法我能有那么勤快我就当主席去了,我当国家主席去了,我有这个能耐。

  矿长刘金雪:饭都没得吃,还测什么,你这个人说不清楚,国家还这么多贫困地区怎么不下来呀,还没饭吃,就是这个道理,我说的这个道理。

  刘矿长说,他从95年当上矿长至今,9年中,没有进行一次粉尘测试。矿工成了最终的受害者。矿工的权益没有得到保障,劳动局是维护矿工合法权益的政府部门,那么,攸县劳动局的做法又是如何呢?是否进行过检查?

  攸县劳动局局长:有过检查,因为我们要是不检查的话,职工也会找我们,因为职工也会有一个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,他有这个权力。

  三期矽肺病矿工 皮建平:我从来也没有见过劳动局,我记得14年从来没有过。

  矿工们和王局长的说法不一,那种说法才是正确的?劳动局对威胁矿工健康的粉尘是否超标进行过检查吗?刘金雪矿长应该是最清楚。

  我国尘肺病防治条例明确规定劳动部门,有权力对作业场所粉尘浓度超过国家卫生标准,不执行测尘制度的进行处罚。可是,据矿工讲,攸县劳动局从来处罚过东岳山煤矿,攸县劳动局没有尽职尽责维护矿工的合法权益。

  解说:今年3月,三期矽肺矿工谭建军的死亡,触动了欧阳文林等17名矽肺病矿工。他们担心悲惨遭遇会重新上演。于是,他们将攸县劳动局告上了法庭,要求攸县劳动局维护矿工的合法权益,给予他们工伤待遇。株洲市百灵律师事务所的聂伟律师,为矿工们提供了法律援助。

  律师 聂伟:这里面涉及政府部门的问题,涉及政府部门的利益,我们是一个弱者,是代表劳动者的这一方,我们所对抗的是一个政府机构。

  采访结束时,矿工在井下的工作环境依然如故,攸县有关部门还没有采取任何措施。弥漫在攸县有200多家煤矿井下的粉尘究竟何时才会散去?究竟还有多少矿工要遭受矽肺病的折磨呢?

  嘉宾何光沪:我觉得现在道德,道德上的有些问题,已经到了严重犯罪的地步属于犯罪。

  主持人生病的病人他完全不知道,自己的病情有多么严重。他以为是,就是一期矽肺吗?

  嘉宾何光沪:是呀,是呀。你不及时地治,就完蛋了吗?已经那么多人死了,这种人的良心往那里搁。

  主持人:作为一种经营者,因为这里面,他就有不断地要考虑。他有经济利益 ,有经济利益。我如何去节约我的成本。那么,这时候靠他自己约束,可能是很难的。就一定要有

  嘉宾何光沪:对,完全不存在。你说得太好了,就是说表面上有个文件,有个规定,很多国家标准,关键是没有人去执行。矿主这样做,我觉得他还有个经济上的理由。但是, 我觉得另外一个不能容忍的事情是劳动局和煤炭管理局是做什么的。你们会不会有直接的经济损失。劳动局局长煤炭管理局局长你们不去检查。你们去检查,你们工资会不会被扣掉。你们的收入是不是就减少了,像矿主样被减少了,你不会的。所以这真的叫我更加想不通。你们这些官员,你们有多大的损失,你们去执行国家规定。做好事,应该是只有收获,没有损失。